• banner1
  • banner2
  • banner3
当前位置: > 万博和九州玩球哪个好 >

html模版ofo“退押金”凭什么要“拉好友”?| 新京报快评

▲近日,ofo商城推出“好友越多,退押越快”的拉好友帮退押金功能。图/新京报贝壳财经视频截图

存在感稀薄的ofo,居然上热搜了。 据新京报贝壳财经报道,近日有网友发现,ofo商城推出“好友越多,退押越快”的拉好友帮退押金功能,还有好友下单奖励、充值10元立即退押2.5元等奖励任务。11月20日,该消息登上了热搜。大量网友吐槽:“坑了我还不够,还想坑我朋友?” 澎湃新闻之后的报道称,11月20日17时许,记者打开ofo相关页面时,“拉好友,帮你退押”的广告已消失不见。另外,中新社记者实测发现,部分原有账号登录收不到验证码,注册新账号则提示“暂停新用户注册”。 简而言之,“想退押金,得先拉好友”。ofo这么一波神操作推出,坐实了ofo“退款老赖”的名号,被质疑“割用户韭菜”。 这年头,邀请好友领红包,已成互联网产品常见的“拉新促活”手段。熟人背书,以老“带”新,成本低,但转化高。但像ofo商城这样,以退押金作为邀请好友奖励的,却实属罕见。 首先,退押金本就是用户的权利,不该附加条件。凭什么还要帮着拉新才能退?那样一来,退押金也就从无条件的“权利”变成有条件的“福利”了。 其次,你连押金都不能正常退,还指望更多人进来?那岂不是制造更多“退押金”难题?这怎么看都有些庞氏骗局返利盘的味道。 正因如此,这样割韭菜的玩法一曝出,就被网友怼成了筛子:“要解套先让朋友入套,这是在考验人性?”“这不是拉好友,而是拉仇人”…… 而“充值10元退押2.5元”也长在了网民怒点上:被坑一次也就罢了,你还再坑我一次?再加上新老用户登录都登不上的实测情况,想不激起满屏吐槽都有点难。

▲2020年5月27日,因数据传输中断,ofo被北京市交委约谈并立案调查。视频/新京报我们视频

说起来,这不是ofo第一次被诟病“退款难”。 2018年12月份,ofo就已负面缠身:退押周期由秒退先后变为“0-3”、“0-10”、“0-15”个工作日,用户申请退押金,却被提醒转入互联网金融平台。 再后来,退押金就是遥遥无期了。截至2018年12月18日22时许,ofo的在线排队退押金人数就已达到1013万人。 深陷舆论漩涡的ofo,在2018年底“退款难”的当口,“网友自曝假装老外写英文投诉信,ofo秒退押金还附道歉信”的丑闻曝出。 没多久后,ofo App更新后的格式条款明确,如有退费争议应提请仲裁。而仲裁的最低费用为6100元。 2020年8月,媒体又曝出ofo官网、公众号、App端、线下办公室……所有公开渠道,都已经无法联系到ofo,hg2088私网。当时ofo App摇身一变成为返利网购网站:用户想退押金,只剩购物返现一条路,但大量商品溢价,返现比例还极低。 可即便如此,ofo季卡仍在“自动续费”,用户还找不到解绑自动扣款的端口。

▲涉2.5亿元诉讼 ofo小黄车已“身无分文”,1500万用户押金怎么办?视频/新京报我们视频

现在看,ofo商城的运营模式虽然跟之前共享单车本身早就没什么关系了,但玩起套路来丝毫不减:明知道押金难退是ofo用户痛点,还拿这作为刺激点去诱导用户“拉新”。 但一次次套路,早就将其信用消耗无几了。更何况,给退押金设置“拉好友”或“先充值”的门槛,将其变成营销手段,也是在给ofo平台退押金褪去“义务”属性,损害用户权益。 无论是按照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《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》等规定,还是依照《民法典》中对商家擅自扩张合同利益的规制,ofo此举都该被记上一笔。 说到底,ofo商城套路玩得再深,都改变不了一点:ofo退押金,不是发“福利”,而是尽义务。此时该问一句,该履行的义务不履行,还想着借机再割一把韭菜,ofo退押金为啥就能这么难? 特约评论员 | 京客(媒体人)编辑 | 徐秋颖校对 | 赵琳

相关的主题文章: